墨黎

(叶安+王方)别人家的治疗-25

难得一见的长篇叶安文,给还在继续更新的太太比心(* ̄3 ̄)╭♡

evergreen: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25


       豪龙破军!


       在完全处于劣势的情况下,叶修竟然起手就是这么一个豪迈的大招,迎着大漠孤烟的身影就直冲过去。转瞬间,洼地中间就变成了激烈的战场,技能的光影音效此起彼伏,硬是打出了千军万马的架势来。


    “这怎么办?”方锐有些为难,“上不上?”


    “这情况能不上么?送上门的叶修,不杀白不杀啊!”黄少天倒是没有丝毫犹豫,开了三段斩也加入了战斗,“不然怎么办,放这里养到过年再杀?”


  


       方锐想了想,也操纵海无量加入了围剿叶修的战斗,他们这边三打一,远处的韶光换和笑歌自若远程支援,试图在短时间内把叶修集火灭掉。按理说全队集火,哪怕是叶修杀起来也是很快的,然而……


    “这打不动啊!”方锐很无奈,“谁去管管那几个神枪手?”


 


       他们这边打着热闹,对面三个神枪手也没闲着,这会没人去管他们,几乎是站桩输出,打得三个人极为难受,严重影响了收割效率。更要命的是,每当他们觉得可以压下战斗法师血线的时候,对面三个神枪手就是三通乱射,把阵容给打乱了,然后一个双重控制,又是三通乱射……


       趁着这功夫,一堆治疗技能不要CD似的刷在战斗法师的身上,硬生生地又把血线给拉高了。


 


   “先杀治疗,不然没法打。”方明华重新进了队伍语音,“你们没人管治疗,他希望祷言好了就用,这么打下去,打三年都打不完。”


   “那谁去?”对面治疗是方士谦,方锐不是很想去招惹,“我是个辅助型选手啊,绕后这种事太猥琐了,不适合我。”


       韩文清一语不发,只专注地和叶修皇城PK。赵禹哲是个远程……


    “难道我去?”方明华火了。


 


    “我去我去!”眼看着要吵起来,黄少天自告奋勇,“绕后抓个治疗而已啊,这有什么难的?”


       剑客是个机动性不错的职业,位移技能不少,话音刚落,夜雨声烦已经三段斩赶路,转眼就上了高地。方士谦藏得很隐秘,几乎只有释放技能的瞬间才露头,但黄少天一直留意着他的位置,几乎可以确定他就藏在几排石柱之间。


 


    “方士谦你可以出来了,我都看见了!”一边在高速移动,黄少天一边噼里啪啦地打字,“你这样捉迷藏,有意思么?不如出来和我PK,我可以让你一半血啊!”


       找了一圈,一无所获,然而黄少天进一步缩小了范围,几乎可以确定他现在就躲在一块乱石后面。


    “你这样是浪费时间,有什么意思啊?一直找不到你大家都很无聊的,难道你直播就给观众看你蹲墙角么。你是主播就要用点娱乐精神吧,一直躲着不出来这样很对不起观众的……”


 


       公众频道里飞快地被他刷屏,然而此刻夜雨声烦却是小心翼翼地一路蹲行,与方士谦躲藏的位置只隔一个转角了。没有贸然攻击,他在高处注视着韩文清那边的主战场,看到了一个回复术的白光在战斗法师的身上闪动。


       就是现在!


 


       夜雨声烦猛地跃起,空中使出了一个银光落刃,不出所料,在他下方视野里,果然出现了敌方牧师的身影。可此时,牧师的视角并没有对着下方开阔地的主战场,而是抬头看着从天而降的剑客,手里的十字架不断地左右摇摆着……


      牧师技能,催眠。使目标进入睡眠状态。


 


   “靠靠靠方士谦你阴我!”知道躲不开了,黄少天直接放弃,开始专注地打字。“要不要这么阴险狡诈,这都是跟谁学的?跟叶修双排两天,怎么好的没学会,坏毛病全都学到了!”


       催眠是有一定吟唱时间的,而在释放法术的一瞬间,必须精准的从正面击中目标,故而随机应变很难成功,都需要一定的预判。方士谦明显是故意卡准了自己找到他的时间,又故意让他看到那个回复术的效果,算准了他会挑这个时候出击……


       然而是不是太准了一点?太久没和方士谦交手,黄少天有点忘了这种被治疗偷袭感觉了。刚才那个催眠的时机未免卡得太准,晚一点,吟唱还没结束,自己还有时间躲闪,早一点,自己还没跳起来,就空了一个技能……


 


      黄少天在这边疯狂打字,夜雨声烦却像是被冻住了,保持着银光落刃的姿势一头栽倒在地。而与此同时,高处的三个神枪手像是商量好了,齐齐地转火,送了夜雨声烦一个巴雷特狙击X3。


      就这么三枪,加上击中头部的暴击,夜雨声烦的血量刷地就下去了一小半。所幸双重控制还在CD,接下来的都是些小技能,黄少天尽力躲闪了,打算撤退一波先让方明华给他拉拉血线。然而他打算走,方士谦却挡在了他前面,黄少天没有多想,一个连突刺就递了上去。


  


       再怎么牛逼的牧师,终究也是个治疗职业,面对着黄少天这种顶尖的输出,被打得毫无还手之力是应该的。催眠已经用过了,他手里唯一的控制技能就剩下一个神圣之火,黄少天注意着自己的走位,一边在方士谦身上疯狂输出。到了这个地步,牧师几乎是没有办法靠自己脱身的,所以也难怪方士谦只是尽力闪避垂死挣扎,并且抓紧一切机会把瞬发治愈丢给战斗法师,帮叶修续命了。


 


       牧师的血线一再压低,似乎可以顺利击杀,但是好像……也未免太顺利了一点?黄少天注意到,除了刚才被催眠之后的一波攻击,对面的三个神枪手可是全程放生自己,仿佛看不见自家的治疗正被殴打似的。


    “给我报下技能,对面神枪手有大招么?有几个?”他在队伍频道里问。


       方锐忙着围堵叶修没工夫计算,倒是方明华比较闲:“乱射都用过了,巴雷特狙击都没用,双重控制CD应该快好了。”


 


      三个神枪手的输出环境太好了,除了赵禹哲能稍微限制一下他们,几乎没有别的干扰。现在他们把巴雷特狙击这种大招特意留着,黄少天想都不用想,就知道一定是留给自己的。


      速战速决。他几乎立刻做出了决定。


 


       剑定天下!


       剑客的觉醒技一出,一道剑气立刻呈360°放射出去,方士谦的牧师无处可逃。然而黄少天看着的不是剑定天下的那点伤害,而是他显著的僵直效果。牧师的血线已经被压的很低了,抓紧这个机会,黄沙天有信心能够一套连击将他带走,然而……


       好像是游戏卡顿了,无论怎么敲击键鼠,夜雨声烦都没能做出一点反应。


 


       他被僵直了。


       黄少天惊讶地盯着屏幕,这才发现眼前牧师的手里,不知什么时候多出了一面盾牌。盾反,反射伤害和技能效果,同为圣言系职业,牧师能使用这个技能并不奇怪,但是……


       首先他得有一面盾。


 


       有那么一瞬间,黄少天的脑子是空白的,这突然冒出来的盾反彻底把他弄晕了,更别提神枪手再一次转火,配上双重控制,六个带着暴击的巴雷特狙击结结实实地打到了夜雨声烦的头上。要命的是,僵直结束的一瞬间,一枪穿云还用上了押枪,强行把他送到了笑歌自若照顾不到的死角……


 


       有机会。短暂的茫然过去之后,黄少天敏锐地捕捉到了新的战机。他现在的位置是个死角,虽然卡住了笑歌自若的视野,可同时也卡住了对方神枪手的职业。吃了几个大招,夜雨声烦的生命值岌岌可危,但只要抓紧时间,把牧师卡在这个位置击杀了,局面始终对他们是有利的。


       逆风刺!


  


       制定了计划,黄少天敏锐地出手,同时小心地注意自己的走位,借用掩体来躲避可能的远程伤害。牧师后跳了一步,躲过了这一击,黄少天紧接着一个大招,幻影无形剑就出手了。然而一剑刺出,牧师非但不躲,反而举着盾应了上来,同时持盾的手微微地上抬了一下。


       这是风暴反击的起手式。


 


        如今自己这个生命值,再被反射一个大招,夜雨声烦立刻就要被击杀了。黄少天反应迅速,立刻取消了幻影无形剑,同时一个翻滚躲避伤害……


       然而根本就没有什么伤害。


 


       除了最开始的那一下,盾牌根本就没再动过,从头到尾,方士谦只是操作角色抬了一下盾,就这么骗着黄少天取消了一个大招。


       他根本就没学风暴反击这个技能。


 


    “我靠,你这些东西都是跟谁学的!”黄少天气得要吐血,“你骗这么一个大招有意思么?你骗了一个我还有十个八个呢!”


       像是为了证明自己所说的话,黄少天一个剑影步开了出来,大概是杀的上了头,一口气开了八个残影出来,也不管效果了。两个人所处的墙角非常狭窄,众多的残影倒是产生了很好的效果,方士谦躲避的十分狼狈,连吃了许多伤害才分辨出哪一个是真身,然后……


       催眠。


 


       这一次和上次的偷袭不同,黄少天是有躲避的时间的。只是,翻滚避过方士谦视角的同时,他心里有种不祥的感觉,因为要躲开这个催眠,能选择的方向只有一个……


       永远不要做敌人想让你做的事,然而黄少天却不得不这么做了。果然,一个陷阱早就等在了那里——浮空技能,升天阵。


 


       夜雨声烦被迫呈现了浮空状态,然而这只是个开始,带有浮空效果的技能不停地击打在剑客的身上,竟然是方士谦在他身上打出了浮空连击!哪怕这个连击十分短暂,可听起来也实在是骇人听闻,一直密密麻麻的直播间弹幕突然静止了,所有人顾不上说话,全都目瞪口呆地看着这不可思议的一幕。


 


       被一个治疗打出了浮空连击,受伤的可不仅是尊严,黄少天很清楚,方士谦这是要把自己暴露在神枪手的视野之下,好让对方补些伤害,迅速将自己击杀。在浮空的过程里,方士谦居然还用上了遮影步……黄少天有些纳闷,从前在役的时候,方士谦的意识有可怕到这种程度么?


      但不管怎么样,想凭有限的技能控制住联盟的顶尖输出,这毕竟是个笑话。看准了时机,夜雨声烦一个银光落刃,精准地破了这段诡异的浮空。牧师的生命值已经很低了,只需要一套连击就能带走,夜雨神烦一个拔刀斩起手——


      没有反应。


 


       所有的技能都变成了无法使用的灰色。就在夜雨声烦的落地的地方,静静地燃烧着一蔟苍白的火焰。


       神圣之火,封印所有技能三秒。


 


       而此时此刻,夜雨声烦的位置已经变得有些危险了,他所站立的地方,已经有小半个身位暴露在了神枪手的攻击范围之内。面对一个没有技能,血线濒危的黄少天,周泽楷会失手么?


       答案是不会。


 


       夜雨声烦被击杀,正面战场的情况也逐渐明朗。虽然有方士谦忙里偷闲地照顾血线,但在对面四个人的集火之下,叶修还是只剩了标准的一丝血。随着大漠孤烟的一个冲拳,战斗法师的生命值清零了,而与此同时,磅礴的斗气化身为龙,朝着敌方的四人咆哮而去。


 


       伏龙翔天,战斗法师倒下之前所放出的最后一个技能,此时敌方四人的站位很紧凑,几乎都在伏龙翔天的攻击范围之内。可偏偏就是这个时候,海无量放出了一个念气罩,把己方的四个人牢牢地保护在了念气罩的范围里。


 


    “空大了,气不气啊叶修大大?”胜券在握,方锐还在公频打字嘲讽了一番。


       然而就是这一秒的功夫,他看到自己的血量汹涌地下降了一下,显然是被这个大招击中了。他一头雾水地转动着视角,才发现自己不知什么时候已经躺在了地上,而对方的牧师正居高临下地看着自己。


       海无量被催眠了。


 


      催眠中,所有技能无效,念气罩凭空消失,四个人结结实实地吃下了这个大招。只有看着方士谦视角的人能明白发生了什么——就在千钧一发的时候,方士谦一个天使之翼飞到半空,吟唱了催眠之后,又强制取消了天使之翼,卡在魔法斗气经过的时候,一个急坠催眠了海无量。


 


       接下来的比赛,几乎就是方士谦的个人表演了,他退役了太久,输出们几乎忘记了被他反杀的恐惧,所有人都感到有些措手不及。虽然失去了唯一的攻坚手,然而后半局他们却几乎是碾压式地拿下了胜利,直到比赛结束,方锐还一脸茫然:“催眠我的是什么东西?变态么?”


    “不是变态,是方士谦。”黄少天心有戚戚焉,“不过也差不多了。”


  


     弹幕炸了锅,铺天盖地的666,这一波打完,送火箭的公告几乎就没停过,一个接一个地持续了好几个小时。虽然方士谦平时的表现也很精彩,但今天这种神乎其神的表演,几乎都快达到了他巅峰时的水平,让人惊叹到战栗的程度。然而对于观众们狂热的赞美,他却一句话都没有回应,毫无预兆地关掉了直播。


 


       几乎是与此同时,叶修也下线了。两个人的房间隔着一个客厅,叶修从冰箱里拿了瓶矿泉水,这才推门进去,不出意料地看见方士谦疲惫地靠在椅子上,像是浑身都脱力了。


   “喝口水?”叶修问。


      方士谦没搭理他,叶修就把瓶盖拧开,把水递了过去。方士谦接了过来,一口气喝掉了大半瓶,仍然闭着眼睛,只是脸色没那么惨白了。


 


   “这么拼,何必呢。”叶修感慨道,“就打个排位,你这么拼命,跟打总决赛似的——”


    “你别跟我说话。”方士谦做了个制止的手势,“我耳朵里嗡嗡直响。”


       叶修知道这会他是真的不好受,退役选手未必在操作或是反应速度上有多少下降,但不能耐受长时间的激烈比赛那是实打实的。两个人静静地坐了好几分钟,方士谦这才算缓过来了,把剩下的水慢慢喝光,长舒了一口气。


 


    “你干嘛跟黄少天死磕啊?”叶修又问,“拉出来慢慢磨死他不就得了,这样大家都打得没那么难受。”


    “我就是想问问他,”方士谦冷笑,“谁给他的勇气一个人来后排切我?”


    “是是是,你反杀过的输出能绕地球一圈……”叶修顿了顿,“可是你这么拼又是为什么?你早过了需要向别人证明自己的阶段了吧?”


       听到他的话,方士谦的笑容突然凝固了,他低下头,凝视着自己的手,很长的一段时间里,都一语不发。


 


    “哎,我说你……”


    “我问你一个问题。”方士谦突然说道,“我算是个好的治疗么?”


       这问题让叶修愣了好几秒,可对于方士谦的反常表现,他心里却慢慢地有了个模糊的解释。


    “国服顶尖的治疗问我他算不算好治疗……”叶修笑道,“你让我怎么回答?不过你要是能偶尔管管我的死活,那就更好了。”


    “我就是觉得……”方士谦顿了顿,“我……”


 


       他说不下去了,事实上,他也不知道自己想要说些什么。今天这场比赛,他执拗地想要赢,那种胜利的渴望几乎压倒了一切。他真的很想要证明,自己仍然是顶尖实力的治疗,他有能力能够带任何一个输出取得胜利……


       可是没有意义。


 


       三年过去了。


       他的输出,已经不再需要他了。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王安持续掉线中,勿念

评论

热度(820)